搏击

电商化妆品调查走私货与高仿品占绝大多数资

2019-07-08 20:2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电商化妆品调查:走私货与高仿品占绝大多数资讯中心

购产品一向以低价着称。然而,低价是否能够带来所谓的 正品 ?此次消费者报告以大牌云集的美妆品类作为切入点,对多个电商站的化妆品来源进行检验和回溯调查,结果显示,未获授权的走私货和高仿化妆品正占据了美妆电商的绝大多数。而这只是品类众多的电商销售的冰山一角。

一款原价630元的15ml雅诗兰黛即时修护眼霜产品,在聚美优品、乐蜂、京东商城等站上只卖到原价的折,而在淘宝上甚至只卖100多元,是原价的六分之一。

这样的折扣无疑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当你在林林总总的购物信息中搜索到它,再点下 付款 键到最终从快递手中接过这份所谓 如假包换、假一赔三 的产品时,你能有多确定你手中的这份 正品 就是真的?

可以肯定的是,购商家许下假一赔三、店铺保证金赔付、专柜验货、免费退换货等等承诺,想尽了一切办法让你相信,你购买的化妆品此前经过的生产、营销、物流、售后检测等每一个环节都精准无误。

但包括雅诗兰黛、倩碧、兰蔻、碧欧泉、欧舒丹、贝玲妃、茵芙莎等十多个知名跨国化妆品牌的品牌方向本报确认,上述站并没有获得其产品销售的授权,所售产品出现问题品牌方将不会承担任何。

本报以大牌云集的美妆品类作为切入点,对上述多个电商站售卖的化妆品身份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未获授权的走私货和完全假冒的高仿化妆品已经形成一整套侵权营销、制假售假的 黑色链条 。

雅诗兰黛遭遇 李鬼

在电商购买的两件雅诗兰黛产品得到的品牌方反馈是:均不是属于公司正规进口的真货渠道,出处不明

7月中旬,本报在某知名美妆电商站上分别购买了Estee Lauder雅诗兰黛红石榴洁面乳(125ml)、雅诗兰黛(Estee Lauder)青春抗皱滋润霜SPF15(15ml)、法国娇兰(Guerlain)纯净奥秘莲花洁面乳霜(50ml)等六款护肤品。

其中,雅诗兰黛(Estee Lauder)青春抗皱滋润霜SPF15(15ml)标注的售价为59.9元,仅为正价234元的2.5折。上述娇兰以及雅诗兰黛的另一款产品的折扣也分别在3.8折和7.4折。所购买商品中,最低折扣来自欧莱雅集团旗下Lancome兰蔻立体塑颜晚霜(15ml),仅为正价的2.2折。

在这家化妆品电商站的显着位置, 100%正品采购流程 字样清晰可见,并列出了包括雅诗兰黛、DHC、兰蔻等国内外知名品牌。靠着 100%正品 的口号和每天站都有多件产品限时低价抢购的策略,这家站吸引了众多化妆品消费者。

但将上述两件雅诗兰黛产品送往雅诗兰黛中国公司进行检验后,本报得到的反馈却是:这两件产品均不是属于公司正规进口的真货渠道,出处不明。

青春抗皱滋润霜SPF15(15ml)这款产品公司在中国区压根就没有销售,整个中国市场就没有雅诗兰黛正规渠道的SPF15面霜在卖。 雅诗兰黛方面表示。

而另一件红石榴洁面乳的瓶底标示则让品牌方更为惊讶。该产品在底部贴有美国百货公司Bloomingdale s的退货标签,与雅诗兰黛在华销售的标签完全不符。

雅诗兰黛中国提供的送检样品与正品对比图中可以明显看到,红石榴洁面乳的外盒包装标签明显不同。该电商所售的这款产品标签底色为银色,仅标注有含量、原产地、生产批号、经销商地址等五六个信息,甚至连货号信息都不包含。而雅诗兰黛官方出具的标签则是底色为暗黄色,标注信息除了货号以外,还有逾百字的产品介绍、详细化学成分表以及生产批号、经销商地址等基本信息。

而在两款产品的实际包装正反面、底面的产品信息标注上,雅诗兰黛出具的正品与该站所售的产品也有较大差别。 可以明确肯定的是,该站上销售的所有雅诗兰黛集团旗下的品牌商品(雅诗兰黛、倩碧、海蓝之谜等等)均是侵权违规的。 雅诗兰黛中国指出。由此看来,其中是否有假冒伪劣产品也暂时无法排除。

本报在乐蜂、淘宝、京东、亚马逊等多个站也都发现雅诗兰黛产品被以折不等的价格出售。京东的入驻商家客服和淘宝店铺都对本报反复强调,产品为正品,可以专柜验货。

但雅诗兰黛中国声明,目前在电商领域销售正品只有其雅诗兰黛官、丝芙兰(Sephora)官,其余渠道均为未授权的违规销售,不会提供任何验货或售后服务。

遭遇侵权销售的化妆品牌不止雅诗兰黛一家。欧莱雅集团奢侈品部、贝玲妃电商部门、欧舒丹中国、资生堂旗下茵芙莎(IPSA)品牌部都向本报确认,知名电商站聚美优品、乐蜂、京东、天猫、淘宝、亚马逊、当当等都没有获得其产品销售的授权,消费者从这些站购买的产品如出现质量问题,品牌方都不承担任何,线下专柜也不会接受消费者前去验货。

其中,受到侵权销售的品牌最多的是欧莱雅集团奢侈品部,旗下拥有兰蔻、碧欧泉、植村秀、科颜氏、HR等8个知名化妆品品牌。其部门负责人向本报介绍,欧莱雅集团的化妆品分为大众化妆品和奢侈品两个部门,前者负责 巴黎欧莱雅 品牌,多数知名电商站获得的仅仅是巴黎欧莱雅这一大众品牌的销售授权。

由于各个品牌授权的络销售渠道各有不同,加上电商夸大宣传,消费者要分清那些是授权渠道并非易事。茵芙莎确认只有官和银泰是授权销售,欧舒丹则要加上丝芙兰官。在这三家之外,欧莱雅集团奢侈品部的授权渠道还包括奢研美、百盛官和王府井百货官。LVHM集团下属化妆品牌贝玲妃则还要加上中友百货电商。

水客走私: 正品 的秘密

隐藏在电商身后的倒货客,利用自身之便在香港购买免税产品后违规携带进内地后转销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所有化妆品品牌方都强调,经他们授权的站所有产品售价都和线下维持一致,不可能存在仅专柜原价一半甚至二三折的销售价格。

但在聚美优品、京东、淘宝等站上,几乎所有商家都以店省去了租金、人工成本为由,向消费者灌输其 比专柜便宜五六成 的合理性。

大多数电商站都反复强调其进货渠道可靠。以聚美优品为例,其进货渠道一栏给出的解释是从渠道上游直接供货(如一级代理、地区总代甚至厂商直销),免去额外的渠道费用,从而降低10%~12%的采购成本,同时加以采购额大的优势压低进价,再省去10%~12%的成本。

聚美优品CEO陈欧曾回应称, 现在(与聚美)合作的有40多家品牌商,谈判不成的只能从国内专柜进货。

但多个化妆品品牌方强调,他们每年都会对授权渠道进行审核并决定是否次年继续合作,以杜绝线下代理商长期把持销售渠道后私下向电商走货, 即使是王府井、银泰百货这些线下的合作方要上销售,我们也会和他们单独再签署一份络销售的授权书 。

欧舒丹和茵芙莎则透露,他们在中国并没有授权的线下代理商,产品产地也都在国外,因此大陆的线下货物不可能流到未经授权的电商站。

对于美妆电商强调的 只从品牌方、代理商、国内外专柜等正规渠道采购。所有供应商均对公司的资质进行严格审核,确保供应商品牌授权资质 的口号,上述知名美妆电商代理商梁月向直言 名不副实 。

梁 月告诉,目前国内化妆品专柜的折扣价格体系基本固定且相当透明,线上线下的参与者都十分清楚。 护肤品一次交易金额做到五万,就给打六八折。而香水类 的产品折扣低一些,基本做到两千起就打七折,做到相当的量才会有更大的优惠。如果比这个折扣还要再便宜有二十块以上,可以保证基本都是假的或者有问题 的。

深谙化妆品价格体系、手中握有货源的美妆产品供应商成为了电商企业不可见光的 地下供给方 。梁月自称是香港知名实体美妆零售商卓悦的供货商,从兰蔻、雅诗兰黛、倩碧这样的护肤品到香奈儿、纪梵希、迪奥这样的彩妆都可以拿到货。

长 期以来,由于课税较低加之汇率差的客观原因,香港地区总体化妆品、奢侈品的售价都低出中国内地不少,因而萌生倒货念头的供应商始终未绝,甚至大有愈演愈烈 之势。其中,售价不菲、需求旺盛、携带方便的美妆产品渐渐成为一大热门。一家销售雅诗兰黛产品的淘宝店铺就对本报称,他们的货品是来自于香港美容院, 随发货寄出的票据也是来自香港。

与聚美优品等电商的合作基本是单一大批量的给货,价格稍微便宜一点,我们没太多利润。合作方式无非两个,基本都是我们有了新货就报给他,或者对方偶尔来向我们预定。

化妆品代理商朱宏也是倒货大军中的一员。这些隐藏在电商身后的倒货客,利用自身之便往返于香港与内地之间,在香港购买免税产品后违规携带进内地后转销。

看惯香港内地两岸化妆品价格体系的她告诉, 有的站上面很多护肤品动不动三四折的,我们能给出的成本价都没这么低,肯定是真假参半的,业内人没多少相信那些站都是真的。

这 些美妆产品在各大香港商场都可采购得到,因此货源供应完全不成问题。进货周期大概是2个月,但可以随时接受订货。买家一般实体也有,销也有。 朱宏对于 腾挪转手的流程已经十分熟稔,她告诉: 一般进口到中国大陆的报关时都要相关美妆公司的卫生检验许可,但如果每笔都报关那里还有赚钱的空间。若要报关 则要加钱,价格跟国内差价不大,很不划算,因此只有大批量的时候才会偶尔报关,基本都是靠水客带进来的。

高仿假货产业链:低价杀手锏

国内化妆品两大造假基地,一个是广州地区,另一个在苏州一带,仿冒相对低端,精仿则以越南和台湾货居多

如果说走私货还有从海外正规渠道拿货的可能,流传络的另一种 高仿化妆品 则完全和正品沾不上关系。

今年年初,美国彩妆品牌玫琳凯曾特别委托第三方检验鉴定机构,对多个购物站上售卖的玫琳凯产品进行抽样购买和检验,结果显示49%为假冒产品。

上述化妆品代理商介绍,国内化妆品两大造假基地,一个是广州地区,另一个在苏州一带,这些产品的仿冒相对低端, 有些假货的进价低的恐怖,连正品1/10都不到。 而精仿的则以来自越南和台湾的货居多,比较难看出问题。

本报以电商客户的身份接触了苏州、上海、广州等地的多家声称可以仿造雅诗兰黛、DHC、兰蔻等知名品牌化妆品的企业,并以考察生产能力的名义前往上海市奉贤区,希望了解高仿化妆品的生产流程。

奉贤区是上海的工厂区之一,数十家化妆品生产企业坐落于此,其中有少数品牌方授权的正规生产企业,更多的则是默默无名的小型化妆品厂家。

上海锦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位于奉贤区。这家企业在阿里巴巴上是 诚信会员 ,其公司页上直接标注了可以做DHC化妆水加工。本报称希望做DHC卸妆油、雅诗兰黛即时修护眼部精华露、兰蔻眼部精华水三款品牌的畅销产品,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刘明胜很快表示,无论化妆水还是面霜、眼霜,其公司都可以做料体(即半成品)。

刘介绍,由于产品的生产成本和生产工艺不一,不同化妆产品也有不同的价格。 卸妆油50公斤起做,霜膏100公斤起。卸妆油料体价格为95元/公斤,眼霜22元/公斤。如果以50公斤起订的话,一个星期就可以交货,我这边有各种尺寸的乳化锅。

广州一家叫康颜化妆品有限公司的企业也表示能够做料体,但不提供包材。这家公司位于广州白云区人和镇,市场部负责人吴振明称,他们可以用进口原料做,与正品能够达到90%的相似度。

刘和吴都对本报表示,光做料体是合法的,因为料体上也不会有品牌的名字, 公安来了也查不出来 。

吴振明声称其可以拿到巴斯夫等知名化工原料厂的产品作为原料,但却要根据客户的需求才能给出报价。 客户可以对产品的滋润度、肤感和精华添加量提出不同要求。比如蜗牛霜不加料的话是95元/公斤,要加所谓蜗牛精华添加物就需要300元/公斤。

康颜公司平常以做电商授权的电商专供化妆品和传统的国产中小品牌化妆品代工为主,不需涉及有违法风险的高仿领域。但吴表示,要是客户能够提供雅诗兰黛眼霜、DHC卸妆油的外包装,也可以代为灌装,只需天时间。

上海娇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位于奉贤区,这家企业不仅表示可以做料体,甚至可以做产品包装。在公司营销部副总张晨的办公室,他向出示了几款欧莱雅产品,称是之前为其他厂家所生产。

在此前的联络中,张向本报出示了娇然生物科技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化妆品卫生科许可证》和该公司今年4月的一份《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以证明他们是正规厂家。这份盖有海关检验章的单据显示,今年四月娇然生物科技进口了12件5700多公斤的玫瑰纯露和玫瑰精油。

本报在娇然生物公司三楼的化妆品生产车间看到,一层楼车间被分割成不同的房间,分别是大桶原料堆放地、化妆品包装瓶清洁车间、有传送带的无菌成品包装间和原料包材储藏室。一条连接各个房间的通道上也杂乱地堆放着物品。被要求像工人一样穿着白色操作服、戴上头套进入工厂。

引导进入车间的王姓工作人员告诉,由于生产高仿产品违法,这一车间只能生产料体,涉及到包材的灌装和储存都要更换地方, 可能在附近的仓库 。

张晨向介绍了两种 合作方式 :一是和锦旭生物科技一样,只做料体,以公斤计算价格,DHC卸妆油200元/公斤,兰蔻精华液1200元/公斤,而雅诗兰黛精华露210元/公斤;二是做成品,以瓶为单位计算价格,2000瓶起订,DHC卸妆油50元起,兰蔻80元起,雅诗兰黛95元/瓶。

两种 合作方式 价格差距巨大。苏承认,这是因为做成品是违法的,有很高的风险,一旦被查到后果将非常严重,因此开出的价格中还包括了风险成本。

当本报询问化妆品产品的包材来源时,张晨表示料体可以自己做,但包材来自于台湾,因为在国内做太危险, 一旦查到工厂都要封 。

混入电商渠道的奥妙

刚进驻上时可以先做正品,而且你又有线下的文件,审核很容易通过的。之后你就可以真货高仿掺着卖了

除了料体,单做包材本身也有仿冒空间。广东汕头的一家好伙伴包装工艺有限公司在上声称可以提供高仿包装,并列出和知名化妆品牌包装相似样品的图片。该公司一位市场部的人士向本报表示,他们可以提供兰蔻和雅诗兰黛的产品包装,也可以承接瓶身印刷,单个瓶子的价格为2.65元。

对于产品质量,上述高仿企业都信心满满。张晨也向本报反复强调其研发力量; 我们的(化妆品研发)工程师已经30多岁,2002年就开始做化妆品了,我们自己也有研究室。

吴振明称,要是不要求进口原料,部分原料用国产的也能达到相似的效果。 甘油、等离子水这些本身就是很基础的化学成分,国产和进口的质量差距不大 。

刘明胜的兄弟、锦旭的注册法人代表刘争胜对本报介绍,现在要仿化妆品,最大的难度在于香型。 很多品牌都是复合香型,要调制出来要找专门的香型公司去做。

上述料体和包材厂家都向承诺,签合作协议之前可以提供样品,签合作协议后也可以先付定金后验货。 你可以拿去和正品比较,要是料体、包装不行不收钱的。

但这却并不能打消疑惑:这些产品没有验证报告,如何能通过电商渠道的审核?按照绝大多数电商的要求,化妆品的供应商和入驻商家都需要提交样品、销售授权书和第三方质量检验报告等文件证明自己是正规线下渠道,并且商品来源合法。

刘争胜向强调,他们的高仿产品的配方是经过测试的, 我们生产的半成品是拿到上海市质量检验技术研究中心去做的 。但他承认,检验品名和包装不可能含有DHC品牌。

他们向建议的方式是,可以先做线下代理,这样可以拿到销售授权和质检报告。本报以入驻京东的名义联系一家杭州的商城入驻代办公司,后者表示甚至不需要有线下代理经验,只需要将营业执照的姓名扫描下来发过去, 成功入驻京东商城后再收费 。

刚进驻上时可以先做正品,而且你又有线下的文件,审核很容易通过的。 刘明胜表示, 之后你就可以真货高仿掺着卖了。

如何真假掺着卖同样有学问。刘明胜称,真货和高仿的仓储一定要分开,发货的时候要在两者之间选择性地发货。

大家都想做这个(高仿)生意,你销量越大越危险。 刘明胜不讳言做高仿生意的风险。

他还提醒: 品牌商每个月都会做市场统计,要是在上看到你们一个月卖那么多货,对比人家自己的进货量,很容易就怀疑到你头上来了。之前在我们这里进货的广州商家的对策是隔几个月进一次货,慢慢消化库存,这样体现在电商的销量不会太大,也不会引起怀疑。

高仿行业本身亦是江湖。当本报提到其价格为什么比其他高仿企业价格报价更高时,吴振明抱怨: 都是那些小厂家把市场搞乱了。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肖夏 陈时俊)

微商店怎么开
微店怎样开
微商城怎么开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