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资本枭雄024毒丸计划

2020-01-22 22:0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资本枭雄 024毒丸计划

钱枫开口了,用了一个反问。

“你说呢?吴小姐。”

“看钱先生年青有为,想必也是大手笔的人。”吴珊珊伸出白嫩的手放在桌面上,葱葱玉指轻轻点击桌面。

“你也不赖啊,二十几岁就成了上市公司的董事。”钱枫好笑地说着。

“跟钱先生比不了,我是娘胎里带来的,也就是担个董事罢了。”吴珊珊回应,回应完,感觉到了似有不妥,对方才两句话就把自己带沟里了。

“那吴董事今天是以什么身份来找我?是来串门聊个天,还是谈工作?”钱枫果然顺势施压。

怎么回答?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董事会董事,显然是不具有同大股东举牌方探讨股权控制的权利,除非是代表实际控制人;名不正言不顺,谈的公事也就可以不算数,如果是聊天,那就更没有价值。

只能说,吴珊珊的火候比起钱枫来还是不足。

问题是,大家都是在摸对方的路数,吴珊珊自觉还不好挑明,钱枫压过来的问题既然没办法回答,只能选择暂时回避,另起话题。

“我高中毕业后是去美国读的大学,毕业后就留在那里工作,很少在国内,最近被我父亲叫了回来,给他处理一些工作。”吴珊珊思忖了一下回答。

钱枫又选择了沉默。

空气又凝固了几分钟。

“我在美国读的法律,然后去了家律师事务所,事务所的主要业务是为美股上市公司出具法律意见书,也为国内的公司赴美上市提供法律咨询。”吴珊珊报了一下自己的经历,意图表明自己在证券领域并不陌生。

钱枫点点头。

“虽然敲着证券领域边鼓,也就是略懂个一二,不像钱先生在证券领域这么有才华,又又这么丰富的经验。”吴珊珊微微笑着说,“突然想到个东西,想向钱先生请教,你怎么看“毒丸计划”这个东西。”

吴珊珊这是在施压啊。

“毒丸计划”钱枫自然清楚,这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面临资本收购,避免上市公司易主,抵抗“野蛮人入侵”的专门手段。无非是两大块,一大块是从股权角度出发,把意图收购的野蛮人排除在外,通过各种形式大量增发股票,从而稀释收购方的股权比例。也就是说,再增发股票,使钱枫现有24%的003826的占股比例被稀释下来,吴家花钱买入增发的股票,或者同其他获得增发股票的对象进行结盟,这样,钱枫就不再是最大股东了。

二大块是从既有控制下的上市公司本身的角度出发,以大量增加公司债务,或者绑定公司核心人员,等等手段造成公司资产质量下降,抬高收购成本,使收购方得不偿失。

“毒丸计划”要想实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一定的天时地利条件,同时,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要不然就不叫毒丸了。

……

其实,钱枫在做出控股收购003826吴家公司计划的时候,就同时考虑了可能遭到的抵抗局面。所以,先是打压股价,逼迫吴家质押融资出去的股票面临强制平仓的局面,不得不补充进去吴珊珊4%的股权,以及5000万的资金继续质押,摸清了吴家的家底。当然,也是为了压低后面大量抢筹股票的成本。

另外,早已安排自己投资公司的一众股东,同003826吴家公司的核心高管建立了联系,防止从内部出现不良态势。

现在,吴珊珊既然把“毒丸计划”含蓄地摆在了桌面上,除了威胁意味,就不会有实际性的动作。很简单,告诉了敌人还怎么收拾敌人。

既然吴珊珊把一个无力实施的反击手段抬上了桌面,钱枫就更得敲打她一番了。

“吴小姐,你一说““毒丸计划”,我倒想,把举牌的“财务性投资”,变成“野蛮人入侵”也未尝不可。”钱枫笑着说道。

“为什么呢?”吴珊珊问得很勉强,再次把目光聚焦在钱枫的眼睛上。

钱枫没有直接表述,把自己的目光调到对视的状态,开始发问。

“吴小姐,以目前的股权结构看,除了我们两家,持股的股东是几万个散户股民,如果你考虑增发股票稀释我的股权占比也不是不行,但无论以直接增发,或者优先股认购,或者发债转股,等等增发稀释的方式,这些都是要通过股东大会表决的,对不对?”

吴珊珊点头。

“我们设想一下,假如召开股东大会,除了你我两方,加上几位合起来持股占4%的高管坐在一个屋子里,其他几万个散户股民只能在几万个电脑前参加表决,“毒丸”是有毒的,是利空的议案,你认为,这样的议案他们会是用手来投票,还会是用脚来投票?”

吴珊珊没回应。

顿了顿,钱枫笑着,继续发问。

“你觉得公司的核心高管对于控股股东,也就是实际控制人的你的向心力如何?”

吴珊珊依旧没回应。

“别说你只能得到几万双散户股民的脚,你连核心高管区区4%的表决都不一定能拿到,我说的有没有可能?”

钱枫也不等吴珊珊的回应了,继续笑着说:

“或者你可以在股市上增持公司股票,反正我也不过是比你多出了个1%,几万个散户股民绝对会很赞赏你去增持。”

吴珊珊欲言又止。

“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补充质押你名下4%的股票给你哥哥填坑,而不是直接掏资金赎回质押?”

吴珊珊再次选择了沉默。

“如果吴小姐缺少增持资金的话,我可以考虑借给你。我们可以一起来增持,把公司股价推上去,我很乐意这样做,这样我的账面浮盈还可以更高。”钱枫继续说着,“或者借钱给你增持,我减持也行,正好我把那些账面浮盈给兑现了。这样也不错,还可以吃到借钱给你的利息。”

钱枫最后的话就偏损了,算是小小回敬了吴珊珊开口的第一句话,说他高人隐迹的嘲讽。显然,这句话触动了吴珊珊,吴珊珊瞪了钱枫一眼。

“这样吧,吴小姐,对于你的登门造访我很荣幸,改天,我去拜访下你父亲,吴老先生。你留个给我,到时候我会预约。”

钱枫这是表示结束了这场交流,下次再见。

吴珊珊起身,递上名片。钱枫接过,进行了交换。

“好的,你现在是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了公司的治理,长期发展,我们需要精诚合作,通力配合。”吴珊珊说了一句套话,伸出手。

钱枫伸手合上,感觉她的手有点凉。然后开房门,送她出房间,又叫幸季梅继续送她。

看着吴珊珊的身影消失,突然间,钱枫有些怅然若失,商战似乎应该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对话,没想到一上来和自己对峙的是个娇美柔弱的女对手,一场交锋,也许,自己对吴珊珊有点过了。

幸季梅送人回来了,有点得意的表情。她心下是这样的:除了他妈,和钱枫有关的女人都是敌人,何况还是个长得不比自己差的美女,那就是敌人中的大敌,敌人的哀伤就是自己的快乐。

“枫哥,你把别人怎么了吗?我看她脸色不太好。”幸季梅笑眯眯的说道。

“那你得意什么?”郝忠仁过来接话。

幸季梅拍了郝忠仁一巴,“有你什么事,到处插嘴。”

上海红房子医院
太原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江西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西安什么医院治妇科
石家庄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