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采个娘子来养家 311 地牯牛翻身

2020-01-16 23:36: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311 地牯牛翻身

锦衣卫十四所,每所一名千户,百十年来都是这么个制度。

陈彬出京前,原有一名千户年迈,上头原想等陈彬回来便叫他接替这位的位子。谁知道这位人看着老迈,却老而弥坚,成日病歪歪的,似要病到天荒地老去。

陈彬回京,千户待遇到手,职司一时半会儿却没法解决,只得赋闲在家,本拟与雪娘玩些风雅的花样,再享受享受齐人有一妻一妾的福气。

不料雪娘竟不愿意给他做妾,原先一心当锦衣卫番役,如今到女学里做“薛先生”,日常能与长平公主、昭仁郡主谈笑往来,竟将个陈彬撇下,丝毫不留恋。

陈彬自觉官场情场两失意,成日拉着青松跟文娃喝酒:这两个半大小子见的世面少,还肯拿他当个正经上官,有些个老油子早已不把他放在眼里。

更有一等刻薄人,暗地里嘲笑:定是我们陈千户那方面不行,要不然,那雪娘好好地为啥不跟着他,非要去女学里当那不出家的尼姑?陈彬恨得不行,原想的凌云志不知不觉化作满腹牢骚,只好对李青松和徐彩文吐一吐。这日还要拉二人去喝酒,李青松不干了:“我大姐说,不许我喝酒,大人,先前那套刀法我才学一半,你全教我罢

。”

陈彬一愣,半日才道:“学刀法作甚?你便是学得再好,也没出使去。”

青松看他实在颓废,只得透露一点小道消息:“大人,你如今这样子,便是上峰想提拔你,也怕你不能好生当差,大人还是打起精神来的好。”

陈彬狐疑地看青松半晌,忽然一激灵:别看青松如今天天与他混在一起,这小子可是住在信王府上,听说信王世子连同另外几位郡王,都常带他出去玩耍,莫不是他听见什么消息?

“你听见什么风声?”陈彬追问。

青松连连摇头:“我啥都不晓得,你别问我。”

他越这般遮遮掩掩,陈彬越相信青松晓得啥了不得的讯息,反正如今日子过得坏,他不介意相信这小子一把,因此结掉酒钱,回家将自己拾掇一番。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陈彬换衣裳时才发现自个儿腰粗一圈,肚腹凸起,令人不忍直视。

他命丫鬟取来革带束在腰间,那丫鬟力气小,半日束不好,陈彬不禁跌足道:“蠢货,蠢货!”

“说谁蠢货?”陈娘子走进来,见他手拿革带满脸不高兴,连忙接过去,手环过他腰间绕一圈,用力一勒,陈彬登时给她勒得险些儿断气。

好在腰是显出来了。

陈彬道:“你原先也没什么力气,怎的如今这样厉害?”

陈娘子没好气:“我练不出力气,哪个给你带孩子,哪个给你理家务?”

陈彬不由愧疚,拉住陈娘子的手说:“是我不对,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挣个富贵前程回来。”

“如今富贵还不够?”陈娘子并不高兴,“你官位也有了,我诰命也有了,还要怎样搏命挣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富贵?依我看,你倒是想趁着富贵多纳几个美人!”

陈娘子素来贤惠端庄,陈彬敬重她,心里也有些嫌她不够识情识趣,忽然见她这般轻嗔薄怒,拈酸吃醋,倒别有一番风味,登时酥倒。

陈娘子道:“我原还不觉得,如今才晓得你竟是个贱皮子,掏心掏肺待你好时你只管把人当成马棚风,那没良心跑了的你倒放在心上一时不忘。”

陈彬愧得讷讷无言,陈娘子一指头戳在他额头上:“外头那两个小公子还等着,你有事便先去,回头我再与你算总账。”

他们结发夫妻,既不打算撕破脸离婚,这日子总得过下去。

陈彬出去教青松与文娃骑射,他有一套三十六路刀法,先前才教给青松十多招,今日又教他两招,叫他们练熟,再往后教。

李青松打小是个有成算的,七八岁上就敢天天往镇上跑,在学堂外偷偷认字,昔日绸缎坊在伙计里头选拔一个能算账的,也是他头一个站出来。

陈彬邀他进锦衣卫,他自然不会放过机会,谁知到京城才晓得,这地方藏龙卧虎,陈彬在其中也不过一只小虾米。

他之陈彬直接招进锦衣卫的人,若是陈彬一味颓废下去,青松文娃两个也没有前程可言,因此青松故意说些云山雾罩的话,激陈彬振作起来。

反正他也不能堵住信王世子问,镇抚司究竟有没有提拔他的想法。

人有上进心,总得做出个上进的模样,才能叫上司看进眼里,进而有提拔他的想法。

青松谋划成功,得意洋洋地与文娃两个回信王府去,走到半路,忽然马匹十分不安,他们两个连忙下马,抱住马脖子查看。

谁知还未看出马有啥问题,忽然地面剧烈颤抖起来,两旁楼阁屋宇全都在轰隆隆抖动,仿佛置身鼓面上。

文娃大叫一声,青松也跟着叫:“地牯牛翻身啦!”

两个小子先慌得要命,一个没拉住马,两匹马挣脱缰绳跑开,他两个抱在一处蹲到路边,只觉自个儿如同两只小蚂蚁,被人放在簸箕里头乱摇乱晃,恐惧得心都要裂开来。

半晌颤动平息,他们才缓缓抬头。这时候,整个京城都已乱起来,大路上到处是哭喊惊叫的人,牵念着家中情形、没命地往家赶的家中爹娘想着儿女在外不知如何,拄着拐棍往外走,混进乱糟糟的人群里,不到一刻便迷失方向更

小小娃娃号啕大哭,狗叫马嘶不住……

更有一等闲汉,趁乱打劫、抢夺物品、拐卖妇女,更增添混乱。

青松跟文娃手拉手,吃力地往信王府方向赶去,只是这会子大街上人挨挨挤挤,哪里还能走得动?两个人奋力半晌,也只走出半里地。

好在没多久,五城兵马司出动,弹压混乱,他们以高头大马将人群分开成小堆,令嗓门大的军士高声喊:“各人各自回家,不得在街面上逗留,但有趁乱打劫、诱拐妇孺的,一律抓起来重判!”

又宣扬说这回地震规模不大,京中不过震塌几所老房屋,统共没死几个人云云。

如此这般,好容易安抚住众人,使他们各自归家这也就是如今朝廷威望高,换作几十年前天子刚即位那时候,朝廷说什么百姓都不能相信。

青松跟文娃两个穿着飞鱼服,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五城兵马司的将官看见他们直发愣:如今缇骑年纪都这样小了?

既是锦衣卫,好歹是个官身,此时拉来就用:“你们两个,看住街面上这一段,但有趁乱投机者,一律锁起来,若锁拿不听,当场斩杀也可。”

青松跟文娃对视一眼,齐齐点头,把胸膛高高挺起,脸上努力做出沉稳神色,吆喝着命令众人各自归家,不得在街面上停留,两旁商铺的主人、伙计,也须得回自家商铺中去。京城四门大开,上千锦衣卫出动,向四周州县查看震后灾情,十四所锦衣卫登时不够用,那老迈的千户颤巍巍道:“朝廷待我不薄,容我老朽之躯在这位子上苟延残喘,如今事大,且叫年轻人上来罢。

”说罢使人招来陈彬,将印信尽数交与他。旁人还有嘀咕这老头子贪生怕死不肯负责的,只听他道:“当日我在锦衣卫中浑浑噩噩,本想一辈子混过去,后头得遇皇爷,才晓得男子汉大丈夫,当做一番事

业。如今我已老朽,一辈子总算没白过,此时便给你当个副手罢,我手底下那些小子若敢不听你的,我亲自动手收拾他们!”

陈彬原在家安抚受惊的娘子和儿子,忽然上官召见,一到北镇抚司便收到这样委任,登时目瞪口呆:李青松这小子,该不会能知未来?

这当口儿容不得他胡思乱想,陈彬走马上任头一日便遇上这等事,登时忙得焦头烂额,急忙派出手下番役往周边州县查看消息,又在城里四处弹压趁机捣乱之人,好歹维持住京城秩序。

那里信王府也自慌乱一时,因王府建得牢固,倒不曾发生屋倒人伤等事,只袁侧妃在屋里吓到,往外跑时狠狠一跤摔在地下,跌断胳膊,赶紧请了太医来包扎。

幸而这日宋好年在家,大地震动时,他护住妻儿,毫发无损,又连忙去问信王妃等人安危,见众人都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

唯独和堂、和墨及如真年纪还小,受惊不浅,一个个哭个不住,信王妃抱住这个又抱那个,几乎哄不过来。

这里宋好年好不容易哄住如真,忽然有仆役来报:“李公子、徐公子的马自己跑回来了。”

这等地动山摇大乱的时刻,那两个小子不见人影,马却自个儿跑回来,绝非吉兆,众人齐齐一惊。

信王急命王府护卫出动:“寻两位小公子回来,沿途弹压作乱之人。”

王府护卫领命出动,百合晓得自个儿不能出门去寻青松,到底姐弟连心,青松说是他兄弟,跟半个儿子似的看着长大,若他有个闪失,岂不是剜了她的心去?她手心里捏着一把汗:青松可万万不能出事!

三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市博爱曙光
什么是生物免疫细胞疗法
秦皇岛白癜风专科医院
镇江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