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韩娱之命运的轮回 第978章震慑

2020-01-16 19:18: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韩娱之命运的轮回 第978章震慑

“疑主之臣也能称为忠臣吗?”他突然被刺穿了,另外一位长老拔出剑来说道,“伯子根本没安好心,他之所以投到我们这一边就是为了公主殿下,否则,他就是泰山的座上宾了。”

“这么说,您是相信我的实力了?”天仁看了他一眼。

“太查相信公主殿下的眼光。”后者不甘示弱地对上了一眼,天仁点了下头,这是真忠臣,并不是为自己所摄,那也就不会被其他强权所影响。

他看了一眼善公主,“你们公主的眼光是很不错的,明天你们就会知道了。”

“那当然,如果明天我们看不到的话,阁下也就从此消失了。”

长老会当中当然不止是忠于公主的一系,有很大一部分也是忠于泰山的,因此这里发生的事情泰山很得到了消息。

“这简直太好了,”泰山狞笑道,“真没有想到他们一回来就内讧,这样的话明天他们人人自危,还怎么跟我斗?”

“话不是这么说,”舒洛皱眉说道,“他们这手可是一个妙招,不可不防啊。”

“什么妙招?不就是试图用武力恐吓我们吗?莽古部族讲究的就是武力,可我的武力难道会比那个什么天仁低吗?”

舒洛摇头说道,“您是什么身份,他又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跟您比试武力,就算能比试武力,总在前面要安排几个高手让他过关才行,不过我担心的倒不是那个。”

“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泰山虽然是个粗线条,但是他知道自己军师有军师的作用,是不会随意否定他的。

“莽古是靠强大的武力支撑的,这次泰山你能有机会跟善公主争夺这个位子也正是因为她是女人,大家对女人的能力有所怀疑,可她带回来的如果是一个拥有强大武力的丈夫,那情况就会有一点儿变化。那是一方面,另外,原本支持善公主的长老们都是因为担心我们上位之后受到打压才聚集在一起的,现在他们看到了希望,加不会首尾两顾。”

“那正好了,明天我们有那么强大的势力,正好让他们一次过部臣服。”

这个时代的部族,并没有太过苛刻的等级限制,推举部族首领的大会不但不会阻止其他人观礼,还会搞上一个祭天仪式,这样在王帐外聚集的人就很多了。

而这次的接位竟然有两个人选,仪式跟以往相比也有太大的不同了,在王帐周围,密布的是两队旗帜不同的近卫军,第一支是酋长系,第二支是就是前不久被打散的公主系了。原本第二支应该已经消失了,但由于公主的重现,他们也就可以重聚合起来了,正跟偷袭他们的第一支对峙着。

再往里面,就是部族长老们和前来观礼的其他部族使者了,这些使者按照实力排序由后至前,到了部族会议中心的地方,则是一张桌子,泰山坐在上首位,他的周围坐着三个服饰各异的人,这么看起来,这三个人的地位比部族长老们还要高。

“很抱歉,公主殿下,”泰山轻蔑地说道,“没有预备到您会回来,这里已经没有位置了。”

“那么他们是什么人?”天仁指向那三个人,“难道说他们地位不但比长老们高甚至比公主都要高?”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泰山哈哈大笑道,“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分别为东面高山部族、西面广海部族和南面热河部族,这三大部族跟我们莽古部族一样,都是北缘上面强大的部族,这里当然要有他们的座位。”

“哦,是这样吗?”天仁冷冷说道,在下一刻,刀光一闪,高山部族使者的头颅就被砍了下来。不得不说的是,在这里的高手可比昨天多多了,他们在天仁出手的时候也都纷纷拔出刀来,只是他们的目标错了,他们是在护着泰山,这时候周围一圈人部站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泰山觉得应该重视这个家伙了,在这种场合敢随便拔刀的可不是什么平常人,“好大的胆子。”

天仁不紧不慢地将面前的尸体推倒,并且坐了下去,坐在了那片血污之上,好像那里什么都没有一般,“有什么大胆不大但的?”他慢条斯理地拿起前面的一根羊腿,咬了一口,然后扔在了一边,“味道太淡,没点儿征伐之气。泰山酋长,你想担当这个部族首领的依仗是什么?”

泰山让几个使者跟自己坐一桌一来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强大,二来是为了占据这张桌子,衰了善公主的气势,可没想到这个天仁不但昨天敢乱砍人,在这个场合也是如此,“当然是横扫北原的实力了,让这里的大家看看,是我加有这样的实力还是善公主殿下呢?”

“那当然是泰山酋长了,”热河部族的使者心有余悸,虽然有这么多人保护,也不敢离天仁太近。

“其实我看,”广海部族的使者说道,“这件事情很容易解决才对,泰山酋长与善公主都是部族领袖的继承者之一,他们两个结合在一起不就是强强联手吗?原本这中间还有着一个麻烦,那就是善公主的丈夫,可现在这位天仁却犯下了杀人大罪,竟然将尊贵的高山使者杀死了,这样的罪责,应该处死,那就没障碍了。”

一时间,泰山一族的人眼光大亮,联姻本来就是一个好的方法,当初之所以没有那么做,是因为泰山不想受到什么掣肘,而且他的拳头本来就很大,到了现在这种情形,这种提案再被拿出来也很不错。

“哈哈哈,”天仁大笑起来,“怎么着,你们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当然不错了,”舒洛走出来说道,“这是保存部族实力好的方法,难道说善公主希望部族火并?”

善公主一直没说什么,实际上她也有点被天仁的雷霆手段吓住了,她虽然知道他的冷酷,也知道他的身份,却也没想到在这两个场合之下竟然展现出这样的霸气,“不要问我,现在主事的是我的丈夫―天仁。”

这么一说,舒洛的威逼就效了,他的面色刚刚一变,天仁就说道,“既然要我说,那我就说,刚才我问了,泰山酋长,你凭什么来争夺这个首领之位,你说的是什么?横扫北原的实力吗?那么横扫北原是横扫谁呢?若果你说的不是横扫今天这些座上宾客,难道是猎食那些小猫小狗吗?”

“嗯?这个?”泰山一时语塞了,是啊,所谓横扫北原那就是横扫这些使者所代表的部族啊。

“当然是横扫不臣,”舒洛说道,他指了指台下的那些小部族代表们,“今天邀请他们的目的也就是告诉大家,顺昌逆亡这个道理。凡是服从莽古部落的,就可以得到保,而不顺从的,就只能毁灭。”

“那这个什么高山部族呢?”天仁说道,踢了踢那具尸体。

“强大的高山是我们的盟友。”泰山威严地说道。

“盟友?不是只有臣服或者不臣吗?”天仁冷笑道,“莫非泰山酋长只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家伙,只敢对付一些没有力量的家伙,碰到拳头大的就畏缩了吗?这样的话,你又称得上什么有横扫北原的实力呢?”

(天仁,在这个阶段的要求是非常霸气的,而king,本身就具备这这样的气质,表演起来根本没有难度,只不过,表演者可能是意的,而旁观者呢?)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预约专家号
苏州圣爱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安庆治疗男科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在那里
深圳治妇科病什么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