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许建农:遇到侵害要大声喊

2019-12-05 09:3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呼救!大声喊出来!”201 年10月,北京星光青春自护学校,尽管指导老师在现场鼓励,但学生们的表现却令人尴尬。

根据近几年对娱乐场所从业人员开展禁毒宣传教育的实际情况,许建农认为,在开展禁毒法律知识宣传活动时,不仅要将心比心,还要触动他们的内心。

呼救!大声喊出来! 201 年10月,北京星光青春自护学校,尽管指导老师在现场鼓励,但学生们的表现却令人尴尬。

在那场临危情景模拟训练中,该校的许建农老师发现,尽管许多孩子都知道一些基本的防护知识,但在实际行动中却不会运用。

比如,遇到紧急情况时,要求孩子对周围的人大声呼救,但这一 嗓子 却有60%的同学喊得不合格,还有5%的同学怎么也喊不出来。

作为北京市 星光青春保护行动 专家组成员,许建农每年要参加无数场类似的危急情况模拟训练指导工作。除了担任中央综治办、团中央特聘 全国青春自护讲师团 讲师,他还是北京市 星光青春保护行动 专家组成员,同时也是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常务副主任。

这些社会职务,和许建农为之奋斗了20余年的信仰有关。从大学毕业到如今,许建农一直在学校和社会中,为学生、社会人士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宣传法律知识而不停奔波。

我始终忘不了那一年震惊北京的 流星雨之夜 。 许建农说。

停不下的脚步

许建农原来住在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后因奥运会拆迁及孩子上学的问题,搬到了通州。而他就职的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在西二环,家庭住址与工作地点距离的增加,并未消减他对工作的热情。

1989年毕业于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的许建农,主修的是青少年思想教育,毕业后先后在北京市东城区教育局和东城区团委工作了10年。1999年调到了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工作至今。

事实上,许建农的工作调动是有原因的。

1998年11月发生了震惊北京的 流星雨之夜 事件,一个14岁的女中学生和表弟在外出观看流星雨的路上,遇到自称是联防队员的歹徒,要查看两个孩子的证件。表弟被支走回家取学生证时,歹徒将女孩诱骗至隐蔽处残害致死。这一事件暴露了青少年的自我保护意识差、社会对青少年的安全自护教育未引起足够重视等诸多问题。

后来共青团北京市委开展青少年自我保护教育 星光青春保护行动 ,并于之后作为品牌项目在青少年中进行推广。这时许建农就被调到了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许建农当时调到 中心 后负责自我保护教育普及推广活动,主要通过培训自护师资及开展星光训练营活动,对中小学学生进行培训。 这是全国第一次举办针对于青少年保护的活动。 许建农说。

许建农不仅策划活动,还参与教学。因此他戏称自己现在既是幕后推手,也在前面当演员。参加活动的学生是由各区县团委推荐的学生干部,他们来训练营集中三四天进行训练,然后由点到面,由学生干部们回到学校再对同学们进行宣传。

在准备给学生们上课的讲稿时,我也会注意社会上的相关新闻时事。 许建农表示, 前一段时间对孩子的性侵害案集中爆发,因此我在对孩子们进行教育时,一个是告诉孩子在面对性侵害时有权利说不,即使他面对的是成年人、家长,或者是有权威的人,也要敢于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并教导他们通过报警、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教育部曾发布《中小学生安全事故处理办法》,我国也颁布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但青少年伤害事件依旧屡增不减,这说明法律落实不到位,也说明孩子们的安全、法律意识不够。

当时的团中央书记,也就是现在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对北京市的青少年自护教育进行了考察,他将自护教育总结为四句话:认识社会,拒绝诱惑,远离危险,防范侵害。许建农认为这一评价说明星光训练营不仅是训练孩子们面对歹徒的心理和技能,而且上升到提高他们对生命认识的高度来看待自护教育。对于青少年的自护法律知识宣传,许建农坚持要形象化具体化,通俗易懂,可参与,可操作,不能刻板地讲法条或知识点,这样容易导致孩子们听不懂也记不住。

许建农称,教师的自身安全是校园安全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 中心 现在也加强了对教师的安全培训。近期外省市发生的高中学生持刀杀害老师事件,对教师队伍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前一阶段他们在门头沟区对28所学校教师进行了培训,主要针对学校遭遇突发事件、学生意外事件责任的法律界定、教师自身的安全进行培训。

从1998年第一批星光青春保护行动算起,已经15年了,到现在很多学校会主动请他们去办这个活动,每年咨询中心直接培训大概两三万人。就许建农个人来说,每年在北京的自护教育讲座大概有二三百场,有时一天要讲四场,工作强度很大,也很累。但是许建农认为,屡屡曝光的青少年伤害事件让他们没办法停下脚步。

禁毒宣传要将心比心

许建农从2006年开始介入禁毒教育工作,当时是因为毒品问题日趋严重,而毒品在世界范围内都是被严令禁止的。

2012年中国禁毒报告里,公布了公安部门登记在册的吸毒人数,截至2011年底,全国共发现登记吸毒人员多达179.4万人。许建农表示: 实际吸毒人数应该是这个数字的 -5倍,滥用合成毒品人员中, 5岁以下青少年占67.8%。让人十分震惊和无奈的是,这个数字依然在上升。青少年现在是毒品的主要消费和受害群体,所以在他们当中开展禁毒教育非常有必要。我们做的工作,就是预防教育,让他们知道危害并远离毒品。在现在的国际背景下,这也是很有挑战性的工作。

在禁毒宣传上,他们采取的一种形式是培训骨干,包括中学生大学生,今年还在高校中成立 蓝色盾牌 禁毒志愿者大队,在大学生中建立社团,由社团成员对周围的人进行禁毒法律宣传,现在已有 0所高校参与。

另一个主要活动是到娱乐场所给从业人员开展参与式的培训活动。 但这项活动在最初开展时是有阻力的,一些不理解这项工作的娱乐场所的老板会排斥你。 许建农表示,实际上他们只是去进行预防教育的,一般都是去歌厅、KTV,都是由公安部门提前安排,要求娱乐场所的人给予配合,所以绝大多数都是没有问题的。实际上对他们的培训是对娱乐场所员工的保护,进行这方面的法律宣传教育,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吸毒事件发生。如果发生了吸毒事件后,就要停业或关门,反而直接影响他们的生意。

许建农认为,公共娱乐场所的合成毒品问题之所以难治,可概括为四方面原因,即 人群特殊、环境复杂、心理脆弱、知识匮乏 。其中,最重要的是 知识匮乏 ,即公共娱乐场所中的部分人群对于合成毒品的相关知识及其危害的了解极度匮乏,也缺乏法律知识。在他们眼中,合成毒品和饼干、糖豆、巧克力没有区别,因此,对合成毒品根本无戒备心可言。

许建农根据近几年对娱乐场所从业人员开展禁毒宣传教育的实际工作情况,认为在开展禁毒法律知识宣传活动时,不仅要将心比心,还要触动他们的内心。

娱乐场所从业人员,基本都是来自普通家庭,文化水平参差不齐,人员背景结构复杂,所以给他们讲课要平等地对待他们,以聊天的形式进行。讲课的时候许建农会坐到他们中间, 这样比当老师的效果要好,我们不是去让对方被动接受知识,而是和学习者共同学习。我从来不说我们今天上什么课,而是今天我们来共同学习什么。授课过程中还要注意换位思考,不能真正地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就无法被他们真正接受,那么所有的工作都是徒劳的。在授课过程中,也不是由我一味地讲解法条或知识,还要采用问答、游戏、问卷调查等丰富多样的形式。

许建农一年大概要参与20个培训活动,曾被评为全国禁毒教育先进个人。到目前为止,深入100余家娱乐场所开展禁毒宣传教育工作,并主持编写了《北京市娱乐场所从业人员禁毒教育参与式培训教师指导手册》,将大家的工作经验积累留存下来。另外,他还注重禁毒宣传教育工作理论研究,累计在《禁毒周刊》发表20余篇文章。

许建农认为,法律仅出台是不够的,要广泛传播,才有落实的可能,这不仅是他的责任,也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

淮滨县人民医院
淄博爱尔医院石军
长沙治疗癫痫病费用
甘肃那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
宁波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