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权国830麦加攻防战八

2020-01-22 22:21: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830 麦加攻防战(八)

“真难想象,6万大军竟然攻不下只有7千守军的城墙,这竟还只是猎鹰军队中的二线部队!”满脸讽刺的偌拉斯也过来凑趣,他的话让绯红尔多的眉角不自然的抽了抽,这个家伙少说一句怪话会死啊!

“为什么不让那些家伙上呢”毫觉悟的某人,抬着头看着激战的城墙,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参加攻击的这些家伙,明显就是在划水嘛,几千人的城墙,竟然攻击了一个上午,说出去还真是丢脸啊!”

“以你的看法,应该将攻破点设在那里?”绯红尔多压住心中的涌动怒气,沉下心问道,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搭档虽然是诺德军中有名的惹人厌,但自己却很清楚,这个家伙擅长的就是在敌人的严密防守

选中一个攻击点,然后倾尽力孤注一掷,看似很冒险,但至少直到现在,也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当初多罗克坚固的城市,就是在这个家伙的一点攻击理论下,被从一个点后引起整个防线的溃败,但付出的伤亡代价,也是触目惊心的让诺德军务部感到肉疼,两个团队因为他的理论,军覆没在一片不过五百米的缺口上,据说当时堆积的尸体超过一米,堪称真正的血肉绞杀机,

“如果是我,我会将攻击点放在那里!”诺拉斯的目光转向麦加城的西侧,

“那里?为什么?”

绯红尔多看向西侧满脸不解,那里是猎鹰军队防守为严密的地区,近4千名猎鹰军队将那片区域牢牢的控制住,数的弩手不断从城墙上射击下方的士兵,论从哪个方面看,那里都是猎鹰军队难攻克的区域

“听说过抽柴战术吗?”诺拉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正因为那里是强的地方,所以一旦其他区域出现危险,第一个抽调兵力的区域,一定会是这里?我们只需要准备两支精锐的后备军,然后下令其他部队同时猛攻几个攻击区域,在兵力紧缺的情况下,第一个被抽空的?一定就是那里!”

诺拉斯声音停了停,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意“到时候,将两个预备队部压上,我敢保证,在今日日落之前,麦加一定会插上我们诺德人的旗帜!“

绯红尔多脸色凝重,似乎还在回味诺拉斯所说的战术?叹息了一口气,这家伙的目光果然毒辣,但如果真要执行起来,损失的代价也是相当可观的。思考到后,绯红尔多还是决定冒险试一试,时间耽搁不起啊!

随着命令的下达,原本按照次序攻击的诺德军队,部向着城墙开进?站在跟城墙平高的登城车上,诺德的弓箭手也开始有规模的放箭还击城头的守军,希望压制城墙上的箭簇?

上百架捆绑的超长云梯“咯咯咯”的靠在了城头上,面目狰狞的诺德步兵嘴里咬着武器,争先恐后的向上攀爬着,不管上面箭如雨下,不管滚烫的热油淋沉重的石头砸,一个个勇悍得象有九条命似的,一时间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攀爬的士兵,就象蚂蚁爬满了一块方糖。

“啪啪“沉重缓慢的攻城车终于靠近了城墙,挡板放下,身穿重甲的诺德斧战步兵如同奔泻的洪水般从挡板后面冲出来

“杀!“数的箭簇迎面射来?诺德步兵纷纷翻到,但这并不能够阻挡诺德步兵的冲锋,一排士.兵倒下,多的士兵涌上来

“,把挡板推开!“

城头上的猎鹰守军勾在城头的单板,用力撬开往外一推?那在挡板上的一串的敌军士兵统统都高高的摔了下去,跌成了肉饼,尸体像断线的风筝一样,从圆柱形的城头上跌落下来,翻滚着滚下山道,或是直接跌落在下方的士兵长矛上,鲜血的血像雨点般从头顶滴落下来,

但是诺德军队凭着这种不要命的攻击,加上他们弓箭手的掩护,在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以后,竟然第二次登上了西面的城头,与守军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

整个麦加防线,此时都经受着暴风骤雨严峻的考验,攻击的浪潮,几乎是不分城段的,一波又一波的撞击着

麦加的守卫者显示出比的坚韧和顽强,殊死反击,勇不可挡,又多次将敌人赶了下去,诺德人一次又一次气势汹汹的攻击浪潮被击得粉碎,就象那海潮冲击礁石,只留下遗尸累累。

时间在推移,激战一直持续到下午,双方都已经打得精疲力竭,在东面城头,是今天激战的焦点,为了抽掉西面的兵力,绯红尔多往这里投下了总共四个旗团的庞大兵力,企图在此一举突破防线

城头上风云变幻,坚城麦加的防御果然堪称完美,高达三十米的城壁,让普通的攻城梯望尘莫及,外窄内宽的两侧山体,让中间的麦加城墙如同一个倒置的巨大漏斗,

诺德人凭借着兵力上的优势,不断爬上正面不过400米左右的城垛,而在他们的对面,数千猎鹰军队早已经布下了层层拦阻线,50辆重型弩车的整齐射击,让诺德军队死伤一片

双方在此激战数次,城头多次易手!尸体渐渐的垒积了起来,一层、两层、三层??????耳朵在嗡嗡直响,到处是一片惨叫、咒骂,诺德士兵喊着“诺德必胜!”猎鹰士兵回应:“叫你死!”接着就是武器猛烈的抨击声,火花飞溅,伤者在呻吟,

士兵们已经杀红了眼,嫌累赘连披甲都脱了,擎着蹭亮的斧头,长枪,钉刺赤膊上场,一锤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脚上滑腻腻的的,那是踩着的人体,不知是自己人还是对方的,浓浓的血腥味道呛鼻。长枪给打折了,刀刃给杀得钝了,匕首给折断了,

日头从东边升到了正中,又从正中下落到了西边,攻城战持续了整整一个白天,双方大军的搏杀,就如同两个巨人,在拼尽后一分力气做生死搏斗,气喘吁吁,伤痕累累。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激战,诺德人的攻势仍然在继续,他们在城下丢下了厚厚叠叠一层又一层的尸首,

尽管指挥官仍旧在不停的调兵谴将派遣生力部队上来,但诺德士兵的身心已经开始疲惫了,

眼前高耸的坚固城墙就象个永远法翻越的绞肉机似的,把一个又一个生龙活虎的中队活生生的送上去变成了尸首,

空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道,刺激的人脸呼吸都是带着一股血腥的甜味,脚下一片烂烂软软的血肉模糊,血流得堆积成了汪汪小河,

坚强的诺德人也已经开始心惊胆跳,只是军令在耳边响鸣,不得不前进,于是大家开始磨磨蹭蹭起来,慢吞吞的一点点向前挪,只盼太阳早点下山好结束攻势,或者别的部队点进城,不要让轮到自己去攀爬那座“绞肉机”,早上那股争先恐后、一马当先的势头再也没有了。

远处诺德军的大旗下,看了看头上日渐偏西的太阳,绯红尔多的脸色愈发凝重,传令兵一个又一个急速奔驰来往于他身边报告“波速迪欧大人的第五旗团队上去了!”

“铁伦斯的第二旗团上去了!”

“里斯大人要求增援!他说第三旗团顶不住了!”

“报告!古阿索大人战死了!”

“尤偌大人上去了!”

“蹇瑞尔大人的部队伤亡太大,已径力再战!”

绯红尔多的手在轻微的颤抖:激战已经十个小时了!麦加城象个底的黑洞,吞噬了一个又一个的团队,数精兵强将就此消失,麦加城却依旧巍然耸立

“现在应该可以了!“诺拉斯的声音,让绯红尔多颤抖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冷静下来,

“我可以肯定,现在麦加城上的守军,绝不足三千人”诺拉斯锐利如炬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冷酷,“只要将后备的第九旗团压上,麦加城的防线必将崩溃!到时候,我们将为王国敲开猎鹰王朝的大门”

“希望如此吧!”绯红尔多叹息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那群在麦加城上苦苦死守的敌人,他却从心中感到一丝惋惜,这群混蛋竟然顶住了自己十个小时,后还不得不用这种卑鄙的办法来取胜,6万人攻击七千人,一个白日伤亡一万八千人,1名旗团长战死,名中队长战死,这样的代价,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命令,第九旗团的重装步兵开始攻击!“绯红尔多大手挥动,军旗如卷,落霞如血中,一队神色肃然的偌德军队向着预定目标靠近,黑甲重盾,背后插着数把短战斧,

这些士兵正是诺德军队中为精锐的飓风战斧,他们是诺德军队中的超级兵种,

手中如同旋风般飞旋而出的短柄战斧,可以轻松劈开任何阻挡在他们前面的东西,就算是遭遇猎鹰军队用精铁打造的盾墙,也往往会在一声轰然重击下,盾牌砸的四分五裂,连同后面的人一起被重重的抛出几米远,纟小说

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合肥长淮医院可靠吗
新疆专治白癜风医院
梅州治疗阳痿方法
内蒙古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